“平平无奇”小木屋,家的巅峰设计只需要13.39㎡


20世纪最著名的建筑大师、城市规划家和作家。是现代主义建筑的主要倡导者,机器美学的重要奠基人,被称为“现代建筑的旗手”。功能主义建筑的泰斗,被称为“功能主义之父”。他和Walter Gropius、Ludwig Mies van der Rohe、Frank Lloyd Wright并称为“现代建筑派或国际形式建筑派的主要代表”。


代表成就:朗香教堂(The Pilgrimage Chapel of Notre Dame du Haut at Ron-champ),被誉为20世纪最为震撼、最具有表现力的建筑。



" 我在蔚蓝海岸有一所别墅,它是世上最舒适亲切的地方。它就是我的小木屋 "。


—— 柯布西耶




I 13.39 的家 I


如果从一个人的生命里把生活的琐碎和平庸都刨掉,那他需要多大的居住面积?


柯布西耶的答案是:3.66米x3.66米x2.26米,13.39平方米。



1950年,柯布西耶出版了他的专著《模度1》,来详细解释他关于人体比例尺度与建筑关系的观点。在这本书里他以1.83米高的人体为模型,通过举手高、身高、肚脐高等一系列人体尺度绘制了一条关于黄金分割的红蓝尺。柯布西耶寻找数理和谐的痴迷心态在这幅图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人体是最和谐的,人体是衡量一切的基本尺度。于是进而他通过绘图中最大的长度——人体举手高2.26米,设想了一个“完美的居住尺寸”:2.26X2.26X2.26m,一只方盒子。



这个方盒子起源自柯布西耶曾经参加过的一次15天的游轮旅行。在这15天中他始终住在一间 3X3m 的客舱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么一个9平方米的小格子也许小得让人发疯。但这个小客舱却让柯布西耶如此着迷,以至于他在后来给朋友的信中描述道:


它没有任何一平方厘米的多余,是一个刚好能容下人类生存领域所有可能性的小格子

(Not a square centimeter was wasted. A little cell in the realm of human existence where every eventuality had been foreseen.)


这个发现让柯布西耶喜不自胜:如果“住宅是居住的机器”,而机器则是彻底为实用而设计,没有一丝多余的话,那这个3X3的小格子不就是一个完美的住宅原型吗?




I 给妻子的礼物 I


完美之家的想法并没有只停留在柯布西耶的脑子里。1952年12月30日,在一家小咖啡馆的圆桌上,柯布西耶用45分钟在速写本上勾画了一个平面图 —— 一个由四个2.26X1.4m模块向心布置组成的小屋子。



这天是他的妻子伊冯娜的生日,于是柯布西耶就把这张草图送给了她,当做生日礼物。在如今这个更加物质化的时代,如果用这样一份礼物表达自己的爱意,可能要冒一定的风险,因为对方很可能不领情。


伊冯娜当年只是微微一笑,她比所有人都清楚柯布西耶是个什么样的人。




I 柯布西耶的家 I


这座不起眼的小木屋是柯布西耶终身唯一的精神栖息之地,13.39平方米,如何演绎如诗歌一样优美,如数学一样严谨的设计哲学?


这是一座在松树和橄榄树掩映下,用原木堆起外墙的小屋。倍感意外的是,很多建筑大师最终都住在完全不符合他们一贯风格的住宅里,比如喜爱薄片的密斯一直住在一幢普通的别墅里,喜爱玻璃的菲利普·约翰逊的住宅则是一座砖房,而平生痴迷于混凝土与预制件、脑子里充满颠覆性思想的柯布西耶,则为自己造了一座外表平淡无奇的小木屋。



他把这座小屋简单地命名为“度假小屋(Le Cabanon de Vacances)”,或者更简单的“Le Cabanon” —— Le Cabanon在法语里还有那么一层“疯人院”的意思



总之,柯布西耶如此喜爱这座小得不可思议的屋子,他在1952年的一篇访谈中说:“在我的小屋里我感觉非常好,毫无疑问,我愿意死在这。”



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固定的工作台,一对集装箱形状的凳子和一个储物柜,卫生间位于入口过道尽头的小隔间内。



有人将其比喻为子宫和灵魂的居所。在小木屋建好后的十年里,每年的8月,柯布西耶换上老旧的麻衣布鞋,呆在小木屋里读书,创作和设计草图。




I 严密的数学逻辑 I


柯布西耶按照普通男性身高开创了他的两套基本模数:红色系列和蓝色系列。小木屋的一切尺度都是基于这个模数系列。平面3.66米乘以3.66米,长度相当于两个身高183的人平躺叠加,2.26米相当于一个身高183的人举起手臂的高度。基于模数的逻辑,小木屋的平面由4个140厘米x226厘米的长方形围绕中间86cmx86cm的正方形呈风车式排列。4个长方形自然形成2个睡眠区(可变,有时候是一个),更衣区和一个工作区。


 




I 节制,摒弃不必要 I


见过这个设计以后,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我们所谓的小户型是够用的,使我们感到空间不够用的原因是,我们买了不符合生活需求的户型,或者不需要的东西,而这座小木屋将会作出表率。


墙面,门窗,天花板同样使用了这套模数系统,天花板局部高上去43厘米周边为储藏空间。卫生间分解成两部分一部分藏在入口玄关处与睡眠区仅以窗帘和矮柜隔开。洗手池被分离出来与工作区结合,这可能更方便于柯布西耶在工作状态下使用。



至于这个空间里为什么没有厨房?小木屋玄关中的一扇隐秘小门直接通向餐馆,把著名餐厅“海洋之星”当食堂的柯布西耶也就没有再设计单独的厨房了。就餐这样带有一定社交性质的活动也被隔绝在这个空间之外,完全创造只属于自己的极简空间。


更衣,工作与睡眠相得益彰,空间一点也不局促。



小木屋的家具采用嵌入式(build-in),家具很简单:一张单人床(有时是两张),一张邻墙而置的工作台,

两把装威士忌板条箱做成的椅子,还有两个储物柜。值得一提的是,柯布西耶重视储物空间,在可利用得空间里都布置了储物区,比如床和屋顶。




I 终章 I


1965年8月27号,柯布西耶在这座小屋里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一晚。第二天他向无垠的大海游去,再也没有回来。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住宅终究不是居住的机器,这只是一个工业化大潮下理想主义者的误会。一座13平方米的小屋能容下一个柯布西耶,但容不下许多人平凡琐碎的日常生活,我们终究没法把生活里的那些平庸刨除掉。



关于Le Cabanon,它的很多设计思路成了后世关于紧凑住宅设计的范本。这给了奋斗在大城市里、被住宅面积所压抑的年轻家庭的一丝曙光。


但反过来想想,当年的柯布西耶并没有被什么东西限制住。他有钱,有事业,有丰富的选择余地,而他自己选择了一座小房子,在这里度过了他的余生。








  • 在线预约
    免费获取设计方案
  • 返回顶部